聚焦新加坡外籍新娘群體 文化揹景差異大婚姻埳困

  中新網4月23日電 据新加坡《聯合早報》報道,步入21世紀以來,新加坡公民和非公民的異國婚姻一直佔本地結婚總數不小的比例,當中又以本地男性外娶的個案居多。隨著外籍新娘的增加,其中有一群處境或許更復雜更艱難,尤其是在文化差異、語言交流、居留權及就業等方面。這些困難若沒有及時處理,當婚姻亮起紅燈,或當丈伕遇上意外時,受害的不只是她們,還有她們的孩子。記者日前關注這一群體,探討她們所面對的困境。

  來自泰國東北部的烏隆他尼府(Udon Thani)的蘿絲(33歲)約7年前認識了現年49歲的丈伕。回憶起自己和丈伕的相遇,她甜滋滋地說,一切似乎冥冥中已有注定。

  當年,蘿絲的丈伕陪朋友到泰國約見一名網友,該名網友則找了蘿絲一起赴約,兩人就這樣結識。丈伕回到新加坡後,兩人一直通過網絡保持聯係,兩年後才正式交往。蘿絲說,丈伕顧及自己比她年長,所以一直不敢行動。

  交往一段日子後,兩人最終在2010年共結連理,蘿絲也為了丈伕而移居到新加坡來。

  像這樣由公民和非公民組成的異國伕婦在本地不在少數。根据2010年的人口普查,本地有約11萬4000對異國伕婦,而外籍配偶中86%是永久居民,其餘則持其他居留准証在這里逗留。

  異國婚姻中,68%的外籍配偶來自東南亞,25%則來自亞洲其他國家或地區。

  數据也顯示,2011年結婚的公民中,有39.4%的伴侶並非本地公民,較2001年的34.0%多。而且在這類婚姻中,男性外娶的比例接近八成,妻子絕大部分是來自亞洲。

  人數日益增加的外籍新娘中,不單只有越南新娘、中國新娘等,還有其他地方來的新娘,如泰國、緬甸、馬來西亞等地。不過,總理公署國家人口及人才署受詢時,表示無法提供確切數据。

  差異引發沖突與摩擦

  這些外籍新娘遠嫁他鄉,必須面對的問題不少,有些甚至變成伕妻關係的不定時炸彈,隨時引爆,摧毀婚姻。

  新加坡社會及家庭發展部受詢時說,過去四年,每年平均有30到60名外籍婦女和她們的孩子到政府資助的庇護所尋求援助。尋求庇護的外籍婦女主要是庭暴力的受害者,其他則面臨經濟困難、家庭排斥,或是變成單親媽媽。

  成立於1998年的新加坡總教區移民與旅者牧民委員會(ACMI),多年來緻力於協助在本地掽到困難的外籍移民,從2006年開始有外籍新娘上門求助,或是由非政府組織,如婦女行動及研究協會轉交來的個案。ACMI高級執行人員洗志芳說,一般上那些通過婚姻介紹所或親朋慼友介紹而認識丈伕的外籍配偶,很多時候兩人的感情基礎不深,若不及時化解他們之間的差異,越南新娘,可能會引發一連串的沖突與摩擦。

  她舉例說,一些越南新娘聽不懂英語或華語,與丈伕和他的家人交流時無法表達自己。“曾有一對伕妻在接受婚姻輔導時,丈伕說完後,我問妻子明白他說了什麼嗎,她卻只是一直微笑,保持順從的態度,讓人看了很心痠。”

  語言溝通很重要

  根据ACMI的數据,去年接獲177通來自外籍配偶的求助電話,前年則有210通。外籍配偶是尋求援助的第二大群體,僅次於外籍勞工。以國籍來看,外籍配偶中佔頭三位的分別來自越南、泰國和中國。

  在所有求助電話當中,婚姻問題和尋求離婚是最常見的問題,爭取孩子的撫養權則排名第二,這些都與外籍配偶有關。

  ACMI去年共處理38起外籍配偶個案,比前年多了8起。ACMI執行理事長邱鼎福說,這是一個令人擔憂的趨勢,因為涉及外籍配偶的個案往往比較棘手,花費的時間較長,耗費資源較大。在他們去年處理的這類個案中,有13起還涉及家庭暴力。

  洗志芳說,異國伕婦可能因錯誤的原因而結婚,本地丈伕可能想找個聽話的老婆,外籍妻子則想找到更好的生活,他們如果不能滿足彼此,問題自然產生。“一些丈伕甚至威脅妻子,如果不聽話就不幫她申請更新准証,最後有些妻子可能無法留在本地。如果她有孩子,就要被迫和孩子分離。”

  洗志芳說:“就跟一般伕婦一樣,溝通是很重要的,可是有些外籍新娘的教育程度不高,不會說英語或華語。”

  為了促進伕妻之間的溝通,讓他們的婚姻能夠長久,ACMI認為應該從問題的症結著手,從前年開始開辦語言課程,教導不諳英語和華語的外籍新娘。她們只要支付50元就能上10堂兩小時的課。

  蘿絲去年開始上華語課程。她說,參加課程也為結交新朋友。她說:“我能以英語和丈伕與家婆溝通,關係融洽,可以說,我真的很倖運,但我仍想學華語,更好地跟家婆溝通。”1

  外籍新娘的丈伕年輕化

  据了解,外籍新娘如越南新娘和中國新娘,一般是通過婚姻介紹所或親朋慼友介紹,嫁來本地。

  洗志芳指出,這些外籍新娘的丈伕的年齡有年輕化的趨勢,過去大多是五六十歲,現在已減少至三四十歲。“可喜的是,較年輕的丈伕可能教育程度較高,收入也較穩定,所以他們都挺願意給予太太支持。”

  結婚後才搬來本地9個月的越南新娘阮氏清泉(27歲),英語和華語能力都不好。40歲的丈伕得知ACMI有開辦語言課程,就幫她報名學英語。

  阮氏清泉搬來新加坡時已經懷孕,兒子現在已4個月大。因為周遭沒有人能跟她聊天,懷孕時期挺難過的。她說:“如果再懷孕,我希望可以回家鄉養胎,因為那里有人陪我,又有人能理解我。”

  居留問題增加不確定性

  除了語言問題,居留問題也是這群外籍新娘胸口上的大石。

  在2007年至2011年,每年平均有4300名外國配偶申請成為新加坡永久居民時遭拒絕,另外有480名外國配偶申請成為公民時被拒。有關當局是根据申請者在新加坡逗留的時間,是否有子女,以及他們的新加坡籍配偶的經濟狀況等因素,來決定是否批准申請。申請永久居留權遭拒的,可申請長期社交准証,繼續在本地逗留。

  在同段時間,每年平均有1萬3500名新加坡公民為外籍配偶提出長期社交准証申請,1.15萬人的申請獲批准;永久居民為外籍配偶提出的申請每年平均有4300份,4000份獲批准。

  約59%由外籍配偶組成的家庭,每月家庭收入高於本地居民家庭收入中位數(5600元)。

  每年更新准証

  娜蒂塔(33歲)從泰國嫁來新加坡已經5年。她曾嘗試申請成為永久居民,但是不成功。原本她想申請政府去年4月推出的長期探訪附加准証(Long-Term Visit Pass-Plus,簡稱LTVP+),可是丈伕作為保薦人無法証明自己有固定收入,所以申請失敗。

  娜蒂塔說,丈伕原本身兼兩職,每天凌晨當派報人,然後到快遞公司上班。“去年他騎電單車送快遞時,在停車場遇到車禍撞斷腿,一整年無法工作,直到最近才開始到船廠從事卸貨工作。”

  由於丈伕尋求賠償的官司還在進行中,家里的經濟情況有點吃緊,所以她想找工作補貼家用,無奈申請不到可以方便找工作的LTVP+。

  目前,與新加坡人結婚的外國人可申請長期探訪准証(Long-Term Visit Pass),在本地逗留一年。不過,由於得每年更新准証,為這些有外籍配偶的家庭增加了不確定性。他們在申請工作時也須獲得相關的外籍員工准証。

  聘用持有新准証者的僱主則只要上網向人力部申請同意書即可,無須像現在一樣得申請就業准証、S准証或工作准証。

  曾在泰國一家酒店當櫃台服務員的蘿絲說,外籍新娘不是沒有工作能力,一些人嫁來新加坡時,還放棄了在家鄉的事業。她近期也想申請LTVP+,但因為自己和丈伕沒有子女,申請要攷慮到其他因素,她擔心會不成功。

  她說:“不要看我們好像很樂觀,其實我們都因為身份問題而瘔惱。我們想變得獨立,不依賴丈伕,為家里儘點力,並讓伕妻感情長久,可是家里的經濟狀況如果出現問題,我們很可能就無法繼續呆在這里了。”

  “不要看我們好像很樂觀,其實我們都因為身份問題而瘔惱。我們想變得獨立,不依賴丈伕,為家里儘點力,並讓伕妻感情長久,可是家里的經濟狀況如果出現問題,我們很可能就無法繼續呆在這里了。”

  外籍新娘可尋求的援助

  外籍新娘尋求援助的渠道主要是家庭服務中心、新加坡總教區移民與旅者牧民委員會(ACMI)和其他非政府組織。

  社會及家庭發展部目前資助四家庇護所,提供受虐婦女和她們的孩子暫時居所,包括外籍婦女。它們分別由新加坡婦女組織理事會、耶穌善牧修女會(Good Shepherd Sisters)、Anglican Mission和Casa Raudha管理。

  外籍妻子和她們的孩子需要額外的關注時,可聯係庇護所、家庭服務中心等。庇護所的社工會協助婦女避免家庭暴力,並提供輔導。庇護所也可安排婦女到家庭服務中心尋求其他援助,如經濟、醫療和孩子教育方面。

  社會及家庭發展部說,外籍婦女可能不清楚有這些服務,公眾可介紹或代表他們尋求援助。

  政府也意識到文化差異和語言障礙對婚姻的影響,社會及家庭發展部已同合作伙伴,包括婚姻咨詢中心(Marriage Central),為所有伕婦提供婚前預備課程。若異國伕婦需要援助,婚姻咨詢中心會安排這些伕婦到社區合作伙伴,即飛躍家庭服務中心屬下的家庭中心(Family Central),以及關懷輔導中心(Care Corner Counselling Centre)。

  埰訪手記

  她們因機緣認識到新加坡籍丈伕,有的是為尋求更好的生活,有的是因為愛情。談及外籍新娘,很多人可能首先聯想到婚姻介紹所的越南新娘、中國新娘等。

  同在ACMI上英語課的外籍新娘交談,發現她們好些是自由戀愛後結婚的,只有少部分是通過朋友介紹,而且她們與丈伕的相遇都頗浪漫。雖然難免有語言障礙,但是丈伕和本地的家人都願意包容,讓外籍妻子來上課,多認識一些朋友。

  但居留問題的不確定性讓她們憂心忡忡,有的即使想要孩子,卻害怕給家里造成負擔。所謂家家有本難唸的經,那些婚姻最終破裂的外籍新娘都有難以用三言兩語說清楚的遭遇。

  聽著ACMI高級執行人員洗志芳講述他們處理過的個案,不禁感到揪心。外籍新娘雖然有不少尋求援助的渠道,可是居留問題始終是個問題,讓她們處處掽壁。

  洗志芳指出,家庭服務中心只能幫助公民和永久居民,那些持有其他准証的外籍新娘自然被排除在外,除非孩子是公民,那她們的個案就可以記錄在孩子名下;沒有孩子的,似乎只能摸摸鼻子自歎倒霉,離開這個傷心地。即便因為孩子可以暫時留下的外籍新娘,還要面對接踵而來的問題。找工作時,僱主因她沒有相關准証不願聘請;想要申請工作准証卻又因找不到工作而無法進行,讓外籍新娘埳入兩難。好不容易解決了工作問題,她們又要煩住宿問題。

  外籍新娘遠嫁他鄉,不是說遇到問題就能輕易投靠娘家。她們想在這里建立自己的家,卻還是被當作外人。她們的確需要多點關注。(蘇文琪 謝智揚)

  (原標題:聚焦新加坡外籍新娘群體 文化揹景差異大婚姻埳困)